飲水

单人纸牌屋

reaction

我听过一首歌

所有人都在争论

封面上的男人

拖着的是自己的棺材

还是旅行箱

但也许这就是作者的目的

冰冷的夜色里

虚伪的橙色灯光下

一个男人

推着他的棺材——

和旅行箱


北地的干涸常让人痛苦

灰黄的大片平原

则令人窒息

夏天还好

薄薄一层绿

怎么也能稍微掩盖点不堪的现实

大家都能做梦

可是现在

可是现在啊

那欲盖弥彰的矫饰最终也是要脱落的

干涸的空气

无时不在昭示着一切

这里我扎不下根去

因为一切都在流动

——最干涸的沙子便也像水一样

我待不下去

因为我是一颗愚蠢的异乡植物

历史是前进的?

可谁也没能证明这一点

历史是前进的

他们还是一遍遍这样说

就算工业革命带来了大灾难

可我们现在

还是更好了

不是吗?

不前进的社会是没有未来的

没有未来的光荣

没有未来的倾颓

我们前进

是在走向死亡而已

这其中变得更好

并不重要

——历史是前进的

只是安慰人们

去活下去

而已

对未来

不再抱任何奢望

于是

时间

就是一个不断解体的玩具车

轱辘轱辘

他们说

未来

北京大学

考试

他们说

干瘪的音乐

去讨好戴眼镜的

红烧肉炖白煮蛋

我却在这里

还在

阿尔比诺

G小调

柔板

现代人才有的凄凉音乐

我在下滑的冰凉河水里

将自己安放

外边

冬日惨白的烟尘开始渗透

上上下下

里里外外

层层叠叠

秋天快要结束了

春天还会远吗

再见吧

再也不见

东施效颦地瞎换行

我们

——大多数人

都没有

享用

——或者承受

真正的

悲哀

的权利

阳光如

漫天的

白纸

波光粼粼

——穿越灿烂的云

我们浑身裹满沙土

砸向

各色的岩石

血液被染成褐色

给石头上了漆

如此

而已

我的脚下是一片黄沙。他们既沉重,要将我埋入土里去;又轻盈,仿佛一阵风吹来,便又能呼啦啦飞上天来。

我的北京是一片沙漠。大风卷起沙尘,我追随着远处黑色的河流,一直到它枯萎的尽头。

大风卷起脚下的地面,我在金光灿烂里上下翻腾。

NEVERMORE

没理想没目标没动力的高三。

我已经没法写什么了。我站在一片炫目的光下,身陷一片激荡的漩涡之中。

自顾不暇啊。只能随着时间兀自转啊转。

就算是闲下来,也没有心思去读书了。尽是漫游在光怪陆离的碎片里,浮浮沉沉。

现在的我,还有什么可关心的呢。我闭上眼睛,等着一片灿烂的云悄然逝去。

他说他的,我说我的。

人类不都是这样吗。说的话根本不在一个平面上,却还能互相应和,彼此争吵,多荒谬啊。

人与人的认知总是存在差异。这些差异各自成长,最终人看到的世界,也会很不一样。我们用自己的主观臆断推测他人,加上对自己过高的估计,这样再睁开眼睛以后,也会无所适从吧。

人的交流是暧昧与低效的,美的花由此诞生。我们站在山峦与雾气之间望去,而诗歌就是从那之间淌下的河流。